歡場營生苦 養男人尋慰藉

對自己的人生有什麼感慨?

我很年輕就在八大行業打滾,其實我也想過點正常人的生活,你說,誰願意50歲了,還得拉下老臉跟男客喝酒划拳。

妳在什麼樣的環境下成長?

我爸是酒鬼,家計全落在媽媽身上,她每天到處打零工養家,可惜賺回來的錢都被爸爸拿去買酒,由於日子困苦,我國小沒畢業就要出來工作幫忙賺錢。雖然,我的童年不像其他小朋友可以讀書,但為了家人,我沒有怨言。14歲那年,媽因為受不了這種生活,一聲不響離開,我傷心很久,每天淚流滿面看著大門,期待她回來,可是從那天起,我再也沒見過她。

在怨恨她無情丟下我們不管的同時,我也背負起照顧爸爸的責任。為了賺生活開銷以及讓爸爸買酒,我除了白天到餐廳當童工,晚上還到酒店賣玫瑰花,雖然每月有好幾百塊收入,但只夠爸爸買幾次酒,就算餓肚子,我都想盡辦法賺夠錢給爸買酒,因為他一沒酒喝就拿我出氣。

由於常到酒店賣花,我認識酒店1位小姐,她知道我家裡情況後,看我外型還不錯,便介紹我到店裡當公主,當時小費和薪水加起來2、3千塊,的確賺不少,但每天要面對各式各樣的男客,偶爾還會被吃豆腐。

險遭醉父性侵

酒店公主的收入,不但能維持家裡開支,也有足夠的錢讓爸爸買酒,我以為終於能安穩過日子,沒想到有次爸酒後亂性,竟想性侵我,經死命掙扎,我才逃出去。當晚,我流落街頭不敢回家,那一刻才發現我已無親無故,幸好酒店好友收留我,從此我再也沒回去。

我開始在八大行業裡打滾,16歲從酒店公主轉做坐檯美眉,18歲到制服店做小姐,隨著年齡越大,便服店、阿公店,鋼琴酒吧各種場子我都做過,也當過媽媽桑,最風光時,旗下有上百位小姐替我賺錢,進帳上百萬,可惜因愛賭,加上被小白臉騙,欠了一屁股債,只好又下海做小姐賺。

為什麼不斷被小白臉欺騙?

我們很寂寞,特別是賣笑為生的酒店小姐,更渴望有人愛、有人肯定自己的存在,否則我們就像男人的玩具,當被玩髒、玩爛時,只會被踢到冰冷角落,沒人關心。所以,儘管小白臉只愛我的錢,我還是心甘情願掏錢,因為假如用錢就能買到他們一點點感情,起碼能讓我心裡溫暖一下,感覺很幸福。

年輕時,涉世未深,我很容易就被外型帥氣的男生所騙,他們隨便哄幾句,說要跟我一生一世,我就像被灌了迷湯,他們說缺錢,我給;想買名牌名車,我也供應;有時說要投資生意,我也答應,可是每次都像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。到中年,我渴望有家,有幾度也被恩客互許終身所騙,沒想到一樣騙走我的錢。我供養過的小白臉起碼有8個,到後來才覺悟,男人都靠不住。

現在,我淪落到在卡拉ok店上班,雖然生活勉強可以維持,但過著沒感情、沒希望的人生。

特約記者黃惜時採訪整理

歡場營生苦 養男人尋慰藉:更多相關內容